<form id="x5jb3"><th id="x5jb3"></th></form>
<noframes id="x5jb3">

        <address id="x5jb3"><address id="x5jb3"><th id="x5jb3"></th></address></address>

          <noframes id="x5jb3"><form id="x5jb3"><th id="x5jb3"></th></form>
          <noframes id="x5jb3">
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x5jb3"></address> <address id="x5jb3"><listing id="x5jb3"><progress id="x5jb3"></progress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x5jb3"></address>
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x5jb3"><listing id="x5jb3"><nobr id="x5jb3"></nobr></listin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導航菜單
              首頁 >  ? 正文

              【2022世界杯賽程】親歷者講述珠峰登頂“堵車”:生與死就在一線間

                原標題:親歷者講述珠峰登頂堵車:生與死就在一線間

              圖片來源:范波

                在從珠峰東南坡C3營地到C4 的途中,范波第一次看到了“彩色路標”。

                彩色路標,是登山者對于沿途遇難者的稱呼。范波看到的這具辨認不出性別的尸體,著裝完整,沖頂的背包還在身上,腹部的衣服卷起,高原環境下,露出的皮膚已經蠟化。

                回想起一周前看到的場景,范波的記憶依然清晰:“心理還是有種異樣的感覺,因為能看到皮膚,而且就掛在我們經過的路繩上?!边@具尸體的旁邊,是另一具已經被油布包裹起來的遺體。

                這是范波今年登頂過程中見過和聽說的第四例死亡。從C1到C2營地途中,他看到四個夏爾巴人拖著一具包裹捆綁著、2017年出現的尸體下山。

                而在5月18日出發登頂前,他聽到了印度人Ravi Thakar在5月17日登頂返程途中去世的消息——Thakar登頂成功后返回了海拔7950米的C4營地,在帳篷中入睡,然后,再也沒有醒來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他(Thakar)膚色黝黑,個子不高,留著大胡子,一直在笑,和我們聊天的時候非常開朗,”范波和Thakar各自所在的登山隊都找了同一家尼泊爾登山公司協助,兩人在大本營有過接觸,現在他們的交情已經無法延續了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其實在高山上,生和死就是一線間?!?/p>范波(右)和他的夏爾巴向導扎西的登頂照。(圖片來源:范波)

                印度人Thaker,是今年第一個在正式登頂珠峰之后遇難的人。但聽到他去世的消息時,大本營里300多名登山者不會預想到,他們之中還有10個人也將永遠無法返程。

                2019年,尼泊爾旅游局一共發放了381張登山許可證,比去年多了35張。從尼泊爾境內的南坡登頂,一直是登山愛好者青睞的路線。

                在山的另一邊,中國西藏登頂的北坡路線,受到西藏自治區登山運動管理中心的嚴格控制——登山者不僅必須有登頂8000米海拔以上山峰的證書,對于登頂計劃、向導資質以及天氣、保暖、通訊等裝備有十分具體的要求。此外,登山季之外的其他時候,登山者被禁止進入大本營區域內。

                2019年的這個登山季,包括范波、劉雨瞳在內幾乎所有人都選擇了南坡,因為尼泊爾旅游局發放登山許可證更加寬松。

                他們通過登山隊和尼泊爾當地登山公司聯系,向尼泊爾旅游局繳納1.1萬美元的費用,就能換取一張登山許可證。雖然,尼泊爾政府規定,登珠峰的人需要持有一張登頂8000米海拔以上山峰的證書,但實際中,并不會有人具體核查。

                相比于北坡30-50萬元人民幣的價格范圍,取徑尼泊爾的費用則有較大彈性空間。

                尼泊爾當地登山公司 Nepal Sanctuary Treks的數據顯示, 一名珠峰登山者的單次花費在3.5萬-6萬美元(約合人民幣24-41.5萬元)之間,最高可以達到10萬美元。這筆費用包括:每人 1.1 萬美元的登山許可,高原裝備7000美元,4000-6000美元的培訓費,每人至少5罐氧氣罐,每罐550美元等……

                登山者們都不太愿意透露此行具體的成本,因為關于等珠峰費用的討論幾乎總是滿含嘲諷和惡意。

                而且,錢也不能買來一份成功登頂珠峰的證書,只是開啟這趟未知、艱苦甚至死亡旅程的敲門磚。

              登珠峰是一趟充滿未知、艱苦甚至死亡的旅程。(圖片來源:范波)

                2016年開始,為了準備等珠峰,范波就把自己體能訓練的內容從跑步,變成了CrossFit訓練。每周4-5次,每次全程兩個小時,重點提高心肺功能、力量、柔韌性和靈活性。

                他的隊友、今年第一次登珠峰的劉雨曈,是健身教練出身,自身體能一直不弱,日常也從事皮劃艇、潛水等運動。

                在報名登珠峰前,兩人各自都完成5678(依次攀登海拔5000米、6000米、7000米和8000米高山)的進階,這也是絕大多數中國攀登珠峰的登山者會完成的流程。

                2019年4月11日,范波從西安出發到達加德滿都,5月18日正式出發登頂。中間的38天,隊友們主要都在大本營進行訓練、拉練、休息和適應。期間,范波還因雙眼視網膜表層出血,返回加德滿都治療。

                從5月10日開始,范波所在的登山隊就在大本營里,他們時刻關注著瑞士一家天氣公司提供的登頂天氣預報,以此來確定登頂窗口期。

                5月3日從印度東部登陸北印度洋的熱帶氣旋“法尼”,是此次登頂窗口期的重要因素,因為它,尼泊爾和喜馬拉雅山脈的天氣狀況十分不穩定。原本可以長達5天至一周的登頂窗口期,今年則被壓縮到只有兩三天,且具體時間未定。

                最早的窗口期出現在5月16日,也就是第一個逝者Ravi Thaker選擇登頂的日子。但范波所在的團隊選擇了繼續等待——天氣情況依然不夠理想,且上山的道路還沒有人走過,腳印都沒有踩出來,風險太大。

                到了5月18日,范波終于和超過200多人的大部隊一起,從大本2022世界杯賽程營出發,想在天氣最好的22日登頂。大部隊選擇在同一天登頂就帶來了一個必然的結果——擁堵。

                從EBC徒步開始,擁堵就出現了,C1到C2、洛子壁、陽臺,這些路段一直蔓延到山頂。范波堵在隊伍里,無事可做,進度不同的隊友們四散在隊伍各處,身邊只有他的夏爾巴向導扎西。 他還得時刻保持精神集中,以防有人在此時“加塞兒”。

                堵車最嚴重的地方,還是在希拉里臺階——在接近珠峰峰頂、海拔8790米處,這是一截12米長、近乎垂直的巖石山壁,是從東南側登頂的路線中,希拉里臺階是最后一個挑戰。而這里的命名,則源自1953年首位登頂珠峰成功并因此封爵的新西蘭人艾德蒙·希拉里,

              尼泊爾人Nirmal Purja拍攝的希拉里臺階堵車照。(圖片來源:視覺中國)

                尼泊爾人Nirmal Purja拍攝的照片引爆了網絡討論,照片上是身著各色登山服的登山者,在僅能容許一人通過的道路上堵得嚴嚴實實,長隊從山頂一直順著陡峭的希拉里臺階,蔓延到畫面之外,仿佛一輛滿載著人的過山車下急速俯沖時被周圍的冰天雪地凍住。

                范波覺得自己或許也在這條隊伍里。因為5月22日早上5點,他就在南峰路段被堵住了。

                斜坡上只能容納一人通過的道路此時要運送上山和下山的兩路人,斜坡的另一邊顯然就是懸崖。上行的人必須牢牢把住繩索,稍有閃失后果不堪設想。堵了兩個半小時后,范波終于在早上7點35分登頂。

                回憶起來,范波說:“抬頭往上看看,都是人,往下看,則還不斷有人加入,大家在攀登前就知道一定會堵,但不知道會堵成這個樣子?!?/p>

                這種漫長的停滯和等待,在8000米的高度上可能帶來致命的后果。

                攀登珠峰帶給人體的感覺,絕不是蹦極和飆車那種血脈噴張、近乎合法吸毒的快感。它的痛苦是遞進、持久且強烈的。

                在這被稱為“死亡地帶”的高度,人的任何動作、位移、活動,都比在海平面時艱難十倍,體力會快速流失,還要承受凍傷、摔傷、肺積水發生的風險,同時精神也在與持續的疲憊、渙散和麻木對抗。

                劉雨曈在希拉里臺階處一塊避風的石頭下,出現了高山幻覺——當時,登頂全程相伴的寒冷、疲勞和饑餓,瞬間消失了。坐在臺階上休息時,她感覺四周陽光充沛,似乎可以閉目養神。好在,夏爾巴向導及時打了她一下,讓她清醒了過來。

                在范波登頂的4個小時之后,5月22日上午9點左右,劉雨曈也成功登頂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完全沒有登頂的興奮,”她和其他登頂者一樣,激動都是后知后覺的,“當時又冷又餓又累,已經被折磨得沒什么感覺了?!?/p>劉雨曈(左)與她的夏爾巴向導。(圖片來源:劉雨曈)

                下山的時候,劉雨曈迎面遇上了資深登山愛好者、美國人唐納德·卡什。54歲的卡什此前已經完成了六個大洲最高峰的攀登。

                此前,在攀登北美第一高峰麥金利山時,他因為凍傷,失去了三根手指和兩根腳趾??ㄊ舶亚谐聛淼娜仙氖种复闪隧楁?,戴在脖子上,來到了珠峰——他征服七大洲最高峰的最后一站。

                但劉雨曈看到的卡什,眼神已經發直,反常地沒有帶雪鏡,在快接近峰頂的時候竟然開始摘手套,在狹窄的道路上放肆地伸展四肢。身邊的夏爾巴對劉雨曈說,這個人可能出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  事實也是如此,卡什最終完成了登頂,但在下山途中昏倒,再也沒有起來。

                隱形的死神就這樣與每個攀登途中的登山者正面相遇,或者擦肩而過。包括范波、劉雨瞳在內的這些登山者,親歷了近幾年來珠峰登頂過程中死亡人數最多的一年。

                截止2019年5月31日,已有12人在今年登頂珠峰的過程中喪生,包括4月20日在大本營附近墜亡的美國登山者克里斯·戴利。除了2014和2015年,珠峰雪崩造成過更大規模的傷亡,2019年成為1996年后死亡案例最多的一年。

                隨探險隊登頂珠峰幸存者、美國記者喬恩·克拉考爾,曾將1996年的珠峰慘案寫成了一本書——《進入空氣稀薄地帶》。那一年,珠峰登頂15人死亡,包括5月9-11日期間,就有9人喪生。

                作為6人隊伍中幸存的兩人之一,克拉考爾在書中寫道:“拜訪喜馬拉雅山脈之前,我從未真正接近過死亡。攀登珠峰之前,我甚至連葬禮都沒有參加過。對于我來說,死亡一直都是一個很抽象的概念。我知道遲早有一天,享有這種無知的權力會被剝奪,只是當它最終來臨時,這種沖擊2022世界杯賽程被過多的遇難人數放大了?!?/p>登頂途中的夜間營地。(圖片來源:范波)

                每一個攀登珠峰的人,未必讀過這本書,但他們做出這一決定時,都做好了直面死亡的準備了,無論是自己的,還是他人的。

                從C1到C2營地過程中,劉雨曈也遇到了范波見過的四個夏爾巴人和藍色油布包裹的尸體。

                這是她第一次近距離感受真正的尸體,“山上看到迎面拖過來的一具尸體,有一種投射,因為我在跟他做相同的事情?!?/p>

                或許是攀登的勞累會人知覺麻木,或許提前做足了充分的心理準備,登山者會在心中弱化死亡的恐懼,對險象環生的高山保有最好的揣測。

                但千里之外、近萬米以下的旁觀者,卻會對高山上人們的經歷進行獵奇推測——激增的死亡人數配上“堵車”現場的震撼照片,很容易讓人產生因果聯想。

                范波堅定地說道:“擁堵不是造成死亡的最主要原因,滑墜、高山疾病、氧氣耗盡,甚至隱藏病癥發作,才是直接原因?!?/p>

                同時,“限制商業登珠峰”、“登珠峰就是去送死”的觀點也夾雜在公眾討論中, 范波此前對類似的聲音也耳聞過數次。

                珠峰的商業化從誕生開始就爭議纏身。早期,登山運動中的傳統主義者認為,通過花錢、雇向導登珠峰,是將世界最高峰出賣給有錢的暴發戶。

                首位成功登頂珠峰的人艾德蒙·希拉里就曾公開批評珠峰商業化行動:“收取費用護送新手登上峰頂,是對這座山峰的大不敬?!?/p>登珠峰途中(圖片來源:劉雨曈)

                但隨著人類登頂珠峰成功案例越來越多,專業登山運動員已經征服了珠峰,現在,前來挑戰的更多是業余愛好者。攀登珠峰商業化已經不可逆轉。

                帶著珠峰商業化選題親自登珠峰的克拉考爾,在《走進空氣稀薄地帶》 中寫道:“……像我們這樣能力有限的夢想者接踵而至。這一現象遭到了強烈的批評。但是,究竟誰應該屬于珠峰而誰有不應該屬于珠峰,這個問題并不像看上去那么簡單。并不是說支付重金參加有向導帶領的探險隊,就表明一個人不適合這座山峰?!?/p>

                而親歷者范波也說:“不要否定商業登山,而是要去規范,改善亂象?!?/p>

                在珠峰大本營,各支登山隊都有自己的基地。但他們無法獨自登頂,必須要找到當地的登山公司協作。當地公司提供營地建設、修路、提供基礎設備和補給等工作,還控制著每個登山者必備至少一名的夏爾巴向導資源。

                但是,想要更多盈利的公司,有時又會在成本上偷工減料,提供服務水平不到位的夏爾巴向導,或者使用老舊的供氧設備。

                每年短暫的登山季是這些公司的業務黃金期。為了爭奪客源,公司之間有時會展開價格戰,通過低價策略招攬更多客戶——不少登山者都觀察到,有些登山公司的報價甚至能降低到2-3萬美元,對登山者的資質也不會嚴格考核。

                在大本營附近,劉雨曈就曾見到一個外國女登山者,體積有她三倍大,身上看不出一點平時運動訓練的痕跡。她很難想象對方是否有足夠的技術和體能登頂成功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很多人說只要你有錢,你就能爬珠峰,還有人說夏爾巴可以背著、拉著你上珠峰,”劉雨曈說,“有一個印度的女登山者,身邊有兩個夏爾巴,但她還是滑墜了,再多的人無法去救她?!?/p>珠峰頂峰的金字塔投影。(圖片來源:劉雨曈)

                從尼泊爾返回西安后,范波才看到了這位名叫Anjali Kulkarni的印度登山者遇險視頻。他回憶到,自己曾在“陽臺”附近見過她。

                回到家后,范波終于向70多歲高齡的父母,“坦白”了自己登珠峰的經歷,也正式向家人做出承諾——不再登山了。

                “登頂珠峰,了了我一大心愿,”范波說,“但這是一個高風險行動,我怕給家人和孩子留下遺憾?!?/p>

                劉雨曈也從珠峰回到了廣州,身上還帶著此行的痕跡。在大本營的時候,昆布冰川的寒氣與登山者始終相伴,不少人都感染上了“昆布咳”。

                在斷斷續續的咳嗽聲中,她說,接下來想去挑戰難度更大的道拉吉里峰。

                不過,她此前的一個想法改變了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以前,我想過我可以留在山上與山長眠,”但在登頂珠峰時,她親眼看到了留在山上的遺體,看到了帶著雙層手套仍然十指凍得發黑最終截肢的同行者。

                劉雨瞳說:“現在,我不想留在山上了,而且我更想活著回來。所以我要花很長的時間去做體能儲備,也要更懂得必要情況下及時掉頭?!?/p>

                大多數從珠峰返回的人,都不會再回到這里。但新來者還是會絡繹不絕,開始這場酷刑式的攀登。沒有親歷的他們,似乎都有著一個信仰——“因為它就在那兒(Because it’s  there?。??!?/p>

                而寫下這句話的英國探險家喬治·馬洛里,在攀登珠峰過程中喪生。

              复活小舞唐三降了多少级,欧美性xxxx18一19,国产欧美va欧美va香蕉在线观看,光根电影理论片国产在线观看,男的同性恋,国色天香中文字幕在线视频